拍卖常识
当前位置:主页 > 拍卖常识 >

鉴宝师17万骗走乾隆御画,1年后拍出8736万,原主人得知立即报警

关键词:拍卖常识

日期:2023-01-24 11:57作者:admin
我要分享

  “刘岩骗我7千万!”

  2021年12月3日,由雷佳音、李现、辛芷蕾、葛优等大腕主演的冒险电影《古董局中局》正式上映,故事由一尊价值连城的佛头开篇,讲述了一桩由这尊佛头牵扯而出的惊天骗局,情节之刺激让影迷们大呼过瘾,其中雷佳音主演的许愿有一句极为经典的台词让人印象深刻——“这不叫骗,这叫局。”

  都说艺术源自生活,现实生活中被“专家”“做局”中了圈套的古董收藏者可谓是大有人在,朱云就是其中之一。

  图1

  2010年家住河南郑州的朱云来到了当地派出所报案,声称:“著名鉴宝专家刘岩骗了我7千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朱云家中一直珍藏着一幅古画,小的时候他就听爷爷说这幅画是家中的老祖宗一辈一辈传下来的宝贝极为珍贵,所以朱云一直都不敢轻易触碰这幅画,生怕把它弄脏了弄破了挨训斥。

  后来这个“传家宝”被朱家人完好地密封在塑料盒中,保存在朱云家的柜子之中,而这一放就是几十年。

  随着家中老人逐个离去,当年还是孩子的朱云如今也成了年过花甲的老人,有一天在收拾房间的时候,朱云无意间又翻出了那个传家之宝,他轻轻的打开了封存它的盒子,把那幅自己不知曾看了多少遍的古画抽了出来,摊开在了桌子之上,再一次仔细的端详起来。

  图2

  画中所画之物是一颗巨大的柏树,小时候听家里的长辈们说这画中所画之树正是嵩阳书院中的巨柏,所以年轻时的朱云还曾特地去了一趟嵩阳书院旧址,在那里用摄像机拍下了这颗千年柏树留作纪念。

  多年以后再次欣赏这副古画,朱云越看越觉得这幅画中透着一股神秘,这么多年来,除了这幅画中柏树的出处以外,朱云对于这幅画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他十分好奇这幅画的作者是谁?这幅画创作于哪个朝代?最重要的是,他想知道这幅画到底是不是真的?

  为了弄清楚困扰自己多年的问题,朱云决定再检查一遍这幅画,看看能不能搜寻到一些蛛丝马迹,就是这么仔细一看,朱云还真就发现了端倪。

  朱云拿着放大镜一个字一个字地看着画中的题诗,突然在诗词的落款处,朱云发现了曾经没有注意到的几个小字——“乾隆庚午孟冬朔日御识”。

  “乾隆庚午”指的是乾隆十五年(即1750年),“孟冬朔日”指的则是入冬后第一月的初一这里指的就是乾隆十五年的十月初一,“御识”意思就是“皇帝看到的事物”。

  想到这朱云立刻上网查询了相关资料,果不其然,在乾隆十五年也就是乾隆四十岁的时候,他确实安排了一次规模宏大的巡狩活动,最重要的是,在那一年的九月末乾隆皇帝还真曾来到过嵩阳书院。

  图3

  如此一来朱云认为,他们家这幅画的作者极有可能就是乾隆皇帝,而这幅藏在朱家衣柜中的古画极有可能就是失传多年的——《嵩阳汉柏图》!

  想到这里朱云可以说是异常兴奋,这乾隆皇帝的真迹可谓是价值连城,如果此画真是《嵩阳汉柏图》的话,那他朱云可就真的是“一夜暴富”了。

  正当朱云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时,朱云的家人给他泼了一盆冷水,他家人对他说道:

  “你做什么梦呢?这上面写着乾隆就是乾隆画的?那清明上河图满大街都是,这要真是乾隆皇帝的真迹,怎么着也轮不着咱们家啊。”

  朱云转念一想家人们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他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把古画又装回了盒子里放进了它原来的地方。

  多年之后的一天,朱云在家看电视时,突然发现当地的一家电视台正在转播一档鉴宝类的节目《华豫之门》,而且节目组还要面向大众进行公开海选,看到这朱云坐不住了,他急忙拿出了笔和纸将电视节目的联系方式与地址记了下来,准备拿着还在衣柜里放着的那个传家宝请节目组的专家给自个掌掌眼。

  图4

  这一天朱云拿着“传家宝”来到了海选现场,可刚一踏进会场门口他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海选中心那一天的场面可谓是人山人海,来到这里的人都拿着各色各样的奇珍异宝,有人拿着雕刻着精美图案的千年瓷瓶,也有人背着零零散散包裹在麻袋里的古朝瓦片,反正都是看起来很值钱的东西。

  朱云小心翼翼地来到报名处,交了100块钱报名费拿到了一张纸条,纸条上面写着号码标注着自己的编号,他拿着编号排在了人群之后开始了焦急而漫长的等待。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等待朱云终于来到了专家的面前,此刻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位看起来五十多岁的人,长着一副圆脸戴着一副眼镜的中年男子,朱云一下就认出了此人,因为他在中央电视台的鉴宝节目中见过这个人,眼前这个人正是大名鼎鼎的书画鉴定专家——刘岩!

  朱云笑着对刘岩说道:“刘老师您好,这是我家中祖传的一副古画,您看您给鉴定一下,是不是真的”。

  刘岩接过画扫了一眼之后他便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把眼镜摘了下来放在了一边,把朱云的画贴在眼前仔仔细细地看了好几遍。

  图5

  专家的这个反常举动让朱云的心情十分忐忑,他心想:

  “怎么回事,这大专家给前面的人鉴定都是一上来就告诉人家他们的物件是哪个朝代的、是好是坏、值多少钱,怎么到我这就不说话了呢?难不成这画真是假的?”

  正当朱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刘岩向他做出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举动,专家向朱云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借一步说话”。

  此刻的刘岩彻底被搞糊涂了,他怀着一大堆的疑问跟着刘岩来到了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方,这时刘岩跟他说道:

  “你这个东西是个老物件”

  刘岩一上来没告诉朱云他的画是真是假,先告诉他这是一个“老物件”,言外之意就是说,他家这画真伪先不说,肯定是一个上了年岁的古董。紧接着刘岩又说道:

  “但是,从细节上看你这幅画不是乾隆皇帝的”

  图6

  听到这朱云的心情十分低落,原来自己家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传家宝真的就只是一件赝品,朱云叹了口气向刘岩询问道:“刘老师,那您看这幅画如今还能值多少钱?”,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刘岩竟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塞给了他一张神秘的纸条。

  “这是我的联络方式,你啊晚上来我住的地方,我给你好好讲一讲你的这幅画。”

  刘岩的这波操作又把朱云搞糊涂了,可是过了一会朱云转念一想“是不是因为我这副画不一般,海选现场人多眼杂,有些什么话专家不方便讲啊”想到这,朱云刚刚跌落谷底的心又一次兴奋了起来。

  当天晚上朱云便拿着“宝贝”按照纸条上的地址找到了专家刘岩下榻的酒店,可当他走进刘岩的房间时却意外地发现,刘岩的房中此刻竟然还有一个人。

  这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是一个长相魁梧的小伙子,刘岩向朱云介绍这位是他认识的一个朋友,想买朱云手里的画,朱云这才放松了戒备之心。

  进入房间后刘岩把朱云带到了一个小屋,再一次将朱云的画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遍,再一次确认了这幅画不是乾隆的作品。

  此时朱云向刘岩说道:“可是我看诗词的落款写着的就是乾隆啊。”

  图7

  刘岩摇了摇头微笑地向朱云解释道:

  “乾隆皇帝的字一向都以行云流水著称,他写的字一向都是十分流利且连贯的,反观这幅画中的字,虽然从字迹上看与乾隆十分相似,可写法上太过拘谨,行文也是一种断断续续的感觉,所以这幅画并非乾隆皇帝的真迹。”

  听着专家说得头头是道,朱云也算认命了,失落的他继续问道:

  “那这幅画现在能值多少钱啊?”

  刘岩摇了摇头说道:“你这幅画是赝品,所以没有什么大的收藏价值,但因为有些年头,所以应该还能值个三万块钱。”

  一听自家祖传的宝贝最多才能值三万块钱,朱云这心里很不是滋味,刘岩也察觉到了朱云的失落,于是他主动安慰朱云道:“您也不用太过失落”。

  图8

  说着便从身边拿出了一本拍卖图录,翻开了其中一页对朱云说:“您看这幅画,这幅画是真迹,但是也就拍卖了5万多块钱,所以您这赝品能卖到3万已经很不错了,您看那个小伙子就十分想买您的画。”说着刘岩的手就指向了坐在隔壁的年轻人。

  之后刘岩凑近朱云的耳边轻声细语地说道:“隔壁那位是一个极其信任我的买主,他听了我的介绍对你这幅画很感兴趣,你也可以借此机会多要个三五万块钱。”

  朱云瞬间就明白刘岩的言外之意了,他的意思就是说,他可以和朱云联手做一个“局”将这幅画高价卖出去。

  朱云一想既然这幅画刘岩都说能再多卖三五万那肯定它不止这个价钱,经过短暂的思索后,朱云开出了他的心理价位——18万!

  当听到这幅古画朱云竟然要价18万时,买画的年轻人抬起屁股就要走人,就在这时候,又是刘岩站了出来充当和事佬,他笑着对双方说道:

  “哎呀,大家都是朋友嘛,没必要搞得这么紧张,这样双方各退一步,都通融一下,就17万吧。”

  就这样朱云的这副赝品画作最终以17万的价格卖给了那个年轻人,交了钱之后年轻人又给朱云打了张“收条”,这张收条后面还写上了年轻人的名字——程功。

  图9

  从刘岩那里出来之后,朱云心里还是十分不解,他心想:“这世上难道真有这样的‘冤大头’,愿意花17万买个赝品?”,思索了片刻朱云也不再纠结这件事,带着17万现金就回家了。

  半年后的一天躺在家中无法入眠的朱云打开了电视机准备看一会新闻,就在他来回转台的时候,一副一闪而过的画面令他觉得有几分眼熟,于是他将电视剧锁定在这个频道,而眼前的一幕令他惊呆了。

  2010年12月4日,在北京举行的古代书画夜场拍卖会中,一副名为《嵩阳汉柏图》的乾隆御笔画为拍卖会现场带来了一个小高潮。

  此画从3000元的价格起拍,经过三十多轮激烈的竞投最终以7800万元的价格落锤,附加上拍卖佣金,这幅《嵩阳汉柏图》的最终成交价达到了惊人的8736万元!

  而这副《嵩阳汉柏图》正是半年之前朱云以17万的价格卖给年轻小伙程功的那幅!

  图10

  17万与8736万相比相差了500多倍,吃惊的朱云迅速找到了当初那个小伙子给自己开的手条,他开始四处打听这个名为“程功”的小伙子的来历,后来他从朋友那里得知,原来这个“程功”的父亲和刘岩是相识多年的老友,程功和刘岩一直都认识!

  此时的朱云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才是那个中了圈套的人,这所谓的“局”原来是刘岩用来算计自己的。

  朱云认为:刘岩第一眼看到他的画时就已经认出了这是真迹,不然不可能有那么反常的举动,一而再再而三地观察。

  在这之后刘岩故意将自己叫到酒店,利用花言巧语蒙骗自己,让自己坚信手中的画就是假的,此后他再和程功做“局”以17万的价格从自己手里买走这幅被称作“赝品”的真迹,让自己以为赚取了天大的便宜,最后刘岩二人在把这幅从他手里买来的真迹拿到拍卖市场去拍卖,获得了这7000多万的利润!

  想到这里朱云气上心头差点吐出一口老血,用朱云的话来形容当时的感觉就是“头晕目眩,眼前一片空白”。

  图11

  第二天气愤的朱云来到了当地派出所报案,警官问他因为何事要报案,他吼着嗓门向警官说道:

  “我被骗了!著名鉴宝专家刘岩骗了我7千万!”

  朱云报了案,可办案讲究的是证据,警察询问朱云手头上有没有刘岩诈骗自己的证据,比如录音、录像之类的,朱云说没有。

  警察又问他有没有能够证明那幅被拍卖了7800多万元的画就是自己家那幅,朱云还是说没有。

  办案民警顿时一头雾水,“您这什么都没有凭什么说人家骗您啊?再说了,您怎么就知道那幅7千多万画就是您17万卖出的那幅呢?”警察质问道。

  面对警方的质疑,朱云斩钉截铁地答道:“千真万确,就是我们家那幅,几十年来我们都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

  图12

  看朱云如此肯定,民警还是针对朱云反应的情况进行了立案调查,调查结果还真让朱云说中了,北京拍卖会上拍出7800万高价的那幅画,还真是从他手里买来的那幅,但警方还对朱云外加了一句:“经我们调查啊,您这情况不算诈骗。”

  朱云一听这都不算诈骗顿时就急了,之后他二话没说一纸诉状就给刘岩告上了法庭,状告刘岩对自己实施诈骗,要求刘岩将《嵩阳汉柏图》退还给自己并且赔偿自己8000万元的经济损失。

  没过几天法院的结果出来了,这结果让朱云倍感意外,法院宣布“因证据不足,该诉讼不予成立。”

  朱云对于法院的判定不服,此后他又向高级人民法院提交诉讼申请,继续着自己的“维权”之路,渐渐地各大媒体也争相报道了此事,一时间朱云的事成为了当地居民茶余饭后的谈资。

  2012年10月朱云一家来到了北京电视台出席了一档名为《有话就说》的辨证类节目,节目组特地请来了三位法律专家就朱云的遭遇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节目中律师霍明亮首先向朱云提问,问朱先生如何证明价值8千多万的画是他的,此后霍明亮又拿出了两瓶没有标签的水瓶,问朱云能不能分得清刚才看到的水瓶是哪一个。

  图13

  朱云觉得自己家的画与水平没有可比性,朱云说道:“水瓶是批量生产的,而自己的画是唯一的、特定的”。

  此后律师霍明亮再次向朱云提问,问他价值8千万的画为何要以17万的价格卖掉。

  朱云给出的解释是:“起初我们并不知道这幅画如此昂贵,刘岩告诉我们这幅画是赝品最多值三万,他说有个朋友愿意买,我们就卖了。”此时朱云依然坚定地认为,自己就是被刘岩和程功合伙给骗了。

  说到这里霍明亮马上抛出了一个更为尖锐的问题:“您认为刘岩设局骗你,那么您不觉得自己把3万元的赝品以17万的价格卖给别人是在骗人吗?”

  对此朱云回答道:“交易是主观意愿上认可就可以达成,一个东西只要你喜欢,多少价钱都可以买啊,就像一支铅笔,只要你喜欢,2块钱的笔你也可以花9块钱去买啊。”

  此后辩证的双方就朱云的事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讨论,而这时候台下的许多老百姓,用他们非专业的眼光对这件事做出了自己的一番评论。

  图14

  其中支持朱云的群众说道:

  “第一点,他花钱请的专家鉴定,作为专家就应该当场给出老百姓他的意见,而刘岩将朱云请到酒店单独谈,这个行为上就有‘猫腻’。其次我们国家政府从来没有机构颁发过鉴宝类的资质证书,这些所谓的专家他的判断结果准确性不能保证、真实性不能保证。”

  而认为朱云的状告之路必败无疑的群众则说道:

  “古玩字画的交易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既然你17万把画卖给人家了就说明您认可这个价钱,人家拿着您的画再卖多少钱都跟您都无关了。今天这画拍卖了8000万,按您的意思买方当初就是骗你了,那要是这画就拍卖5万块钱呢,那您是不是还得给买方退12万啊?这道理站不住脚。”

  总之,针对朱老先生这个事双方都是各执一词,一方认为鉴宝专家骗了朱云,因为他知道这个画是真迹,但是刘岩当初到底说没说谎如今已经无法考证了。

  另一方认为朱老先生就是看这画值钱了,反悔了不想卖了,可是相差500多倍的价格确实摆在眼前。

  图15

  最后还是专业的律师针对“法院对朱云状告刘岩诈骗一事不予立案”给出了一个比较专业的解释。

  按照我国刑法相关规定,诈骗罪指的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欺骗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其中“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这一项非常重要,因为这一条强调了行为人要在主观上存在故意,诈骗罪方才成立。

  而现在没有证据能够证明这个所谓的鉴宝专家是否存在主观上的故意,换句话就是说,没有证据证明,刘岩早在交易之前就知道朱云的这幅画有超过17万的价值,而卖方朱云也没有证据能够证明这幅画在卖给程功之前就值7800万,所以法院针对此案不予立案。

  此后朱云依旧坚持自己的看法,而郑州警方也表示会继续搜集相关证据,争取早日了结此案。

  据统计,我国目前从事文物鉴定工作的人员大致分为三类:

  国有文物收藏单位的文物专家。(如广州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长赵自强先生)

  通过国家文物局鉴定资格考试的鉴定员。

  在中国艺术品鉴定评估委员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等机构任职,或取得相关机构发放的鉴定资格证书的相关从业人员。(如文章中提到的那个所谓的专家刘岩)

  图16

  也就说在如今各大鉴宝节目上那些所谓的“鉴宝专家”、“鉴宝大师”、“特邀嘉宾”多数都是第三类鉴定人员,这些人手上的资格证书大部分都有“水分”,他们的真实资质如何普通百姓无从得知,这也导致了如今的古玩市场“伪专家”满天飞的局面。

  这个问题十分引人深思,这些资质良莠不齐的专家可以鉴定老百姓手中藏宝的真假,而这些“专家”的真假又有谁来鉴定呢?

  声明: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service@shxyo.com

  举报/反馈